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戮歌·序


***********************

他们将杀戮粉饰成功德,传颂成歌。



夜深了。

我可爱的孩子,为你讲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生活着一群人,依存诸神的福祉建立起自己的文明。然而他们不知感恩,遗忘诸神,变得自私自利,贪得无厌,淫乱无道。诸神愤怒,降下硫酸雨,毁了这座荒淫之城。

城门看守者是一位道德高尚的人,在下硫酸雨之前就日日夜夜向诸神祷告,以昭虔诚。

他是这群人里唯一能和诸神通话的人。

他疾恨人们的无道,又同情他们的弱小。

他向诸神祷告。

主啊,请原谅我的过错,请洗涤我心灵的尘埃。

主啊,我是您最虔诚的子民,我们是您的孩子,已经为自己的罪孽得到应有的惩罚,请您告诉我,怎样才能平息您心中的怒火,传颂您的功德。

诸神说。

吾无骨无肉无血不能立于人间,将汝新生的儿投入烈火为吾塑身。

吾无耳听不见民声,割下汝心爱女人的耳朵生吞为吾塑耳。

吾无目看不见子民,剜下汝目献于祭坛。

赎罪吧。祈祷吧。

吾虔诚的子民。

吾的勇者。吾的象征。

将己身钉于十字架吧,用鲜血洗净自己。

用烈火焚烧自己吧,它会碎了汝身塑了汝魂,将汝带到吾的身边。

而真正的诸神将于烈火中重生。

城门看守者不愧是最虔诚的教徒,不疑有他地唤来自己心爱的妻子,用最锋利的刀迅速割下妻子的双耳,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吞下血淋淋的耳朵。

闭耳不闻妻子的惨叫,似是不曾看见妻子痛的满地打滚,鲜血四淌,抱起摇篮里啼哭的儿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屋外,天明。下了一天一夜的硫酸雨停了,甚至连烈火也熄了,黑烟滚滚飘于天际。

人们纷纷出门探看,惊愕于神迹。看守者高傲轻蔑地看着他们,怀抱着新生儿坚定不疑地向城池中央走去。而其他人也似乎被什么所唤纷纷跟随。

城池中央设着高起的祭坛,柴薪十字架已备,烈火燃烧着。

看守者将怀抱的儿投入烈火,虔诚的看见熊熊的火光。他转身对着人们像宽容的父亲对孩子一样张开怀抱,高颂道:

哦,我亲爱的同袍。

我们的父亲生气了,罚了我们。

现在他平息了,宽恕了我们。

他想生想来想看看我们。

我去唤他来。

你们要尊他敬他畏他爱他如父如君如神。

 

说完便剜下自己的双目,转身坦然走入火焰,烈火将他的血肉焚为黑炭,神力支持着他的骨架走向十字架。

烈火焚了三天三夜才渐熄渐灭,一个赤裸的男人钉在十字架上,四肢匀称,身躯健美,肤如白雪,他的耳他的眼也十足完美。

然后他睁开眼。是诸神的眼睛。

万民下跪。

后来看守者成为诸神的人间代理者,他嫉恶如仇,惩恶扬善。他做了很多事,直到很老很老才死去,死去魂灵归于诸神,而他的名字也被后人不断的传颂。

故事就先讲到这里,明天再继续给你讲之后他惩恶扬善的故事。

什么?你问看守者的名字?不,他没有名字。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忠诚无畏恪尽职守的看守者,但这不妨碍他成为一名最伟大的勇士。

我的孩子,终有一天,你也将成为这样一位伟大的勇士。也许籍籍无名,但你要记住,绝对的忠诚和无畏的牺牲会为你赢得诸神的眷顾和人民的歌颂。

好了,你该睡了。

趁着天还未亮。



*

生了一个很麻烦的病,每天被限制了一小时的电脑游戏时间。

趁着先写下来。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