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七岁我第一次住院。
晚上一人独睡。
半夜梦醒,圆月高挂,特别亮,特别亮。
我记得很清楚,高拱的窗户,冰冷的路灯,黑樾樾的绿化带。
我感到很寂静。
寂静和安静不一样。
我找不到心绪宁静的感觉,那种安定和稳的感觉。我只觉得很可怕,即使隔着一层窗户,你也能感到世界的风在摧枯拉朽,它不轻柔,只是吹毁一切。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孤独。

后来不断的住院。不断地寂寞。
我逐渐认知到即使有很多人爱我,我也依旧孤独。
当我寂寞的时候,我总在想一些看起来很哲学的问题。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将行之何所,我应行之何所,我应如何独善自我。
我不知如何感恩,我总是烦躁不安,我不喜热闹厌倦经营,我讨厌奉承讨厌合作。我希望得到内心宁静,我希望安宁,可我放不下尘俗,内心的浮躁不得派遣。

我现在在医院透着窗看雨慢慢垂落。明明正是灯火辉煌之时,我却只瞧见这雨滴垂得十足的落寞。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