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埃迪有一种美。纤细羸弱,安宁平和,坚实柔韧。

丹麦女孩中的他(她)——莉莉。美得脆弱易碎,楚楚可怜我见犹怜;却又有一种挣脱世俗束缚,自由自在的孤勇。有的人的美是国色天香奢荣华贵,有的人的美是小家碧玉清秀可人;而莉莉的美却像一根风中摇曳的芦苇,一只逆风而行的候鸟,她的美不仅停滞于清媚秀丽的外表,更在于更深层的情感、灵魂和精神。她的美是艺术的、是形而上的,所以法国艺术界惊异于这位神秘红发女子的美貌,更惊异于那充沛奔放的情感,热情大胆的微笑,那压抑在男性躯壳下逐渐从沉睡中苏醒,苦苦在沼泽地里挣扎追寻本心的美丽灵魂。

埃迪赋予了这个丹麦女孩灵魂。

被给予错误性别的莉莉,以埃纳尔的身份生活了二十年,维持着和平的假象,只要心里的沼泽地还在,他本还是那个害羞警惕不善交际的埃纳尔。然而本性只能被压抑隐藏,却无法被扼杀摧毁。逐渐复苏的女性灵魂已经充盈了这具躯体,既然看到了希望,又怎可兀自沉睡。只消一丝星火,便可燎原,化成烟火绽放自我。她的妻子她的缪斯她的全部便是那团星火,给予了她冲破世俗的钥匙和勇气。

格尔达自信勇敢,独立先进,比多数男性更加坚毅,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会变成一个女性,帮助他不断治疗,当别人要以治疗名义伤害埃纳尔时,又勇敢的站出来批驳权威,解救保护自己的丈夫,并且最终理解包容牺牲自我。埃纳尔爱着格尔达,莉莉也爱着格尔达,只是这爱无法再成为夫妻之爱。

格尔达看着那条莉莉送她的丝巾,没有设法去追,而是笑着看它飘扬在空中。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明白她的莉莉,她是如此的自由。

莉莉走了,笑着离开,离开这个给予她痛苦又赠与她希望的世界。

埃迪纯熟的演技体现在各种细节之处,他的眼睛嘴角举止言谈都在说话,纤细平和有韧性。

当然这部影片可以更好,它依旧有所局限,还可以讨论更多,比方莉莉挣脱禁锢的勇气比如刻板印象对人性的束缚。但对于我来说,她,已经够好了。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