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熊彭】戮歌02

脑洞清奇,恐引起不适。请审慎阅读。

圈地自萌,不上升个人。

伪科幻。真伪。勿考据。

身为孟章的他隐忍宽厚,身为彭昱畅的他乐观开朗。私设为两面。

 仲堃仪正式上线,恩,但是他没醒。

********************************************************

                 他们将杀戮粉饰成功德,传颂成歌。

“嗨,彭老师。”

彭昱畅原本坐着椅子上面对着重症室的窗户愣神,突然被人拍了肩膀猛地打了个激灵,转头一看原来是赵志伟,许久不见还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彭昱畅扯了扯笑,努力想放松下紧绷的表情,“嗨,赵老师,好久不见啊。”

“的确好久不见,记得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你被称为孟章的时候。”

“哈哈哈哈,说到这个,今天过来研究所,他们都叫我孟章。然后,你刚才又叫我彭老师。听着真是好不习惯啊。”彭昱畅伸手拔了拔垂下的刘海,感慨道,“真的都快忘了我到底叫什么,到底是谁了。”

“唉,包子也这样,说到底不过是众人强加在你们身上的重担罢了。”

“重担是重担,也要扛起才是。”彭昱畅想起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那个人,泼墨长发间参着几缕金黄,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眉头微皱。若不是仪器随着微弱的心跳略有波澜,大概别人会误以为他死了。“毕竟这是条人命啊。”

况且还不是一条人命那么简单。

否则彭昱畅也不会回来,以孟章的身份。

“赵老师,我还有事要去趟[天枢]。这个人就先拜托你帮我多照应照应了。”

“恩,好。路上小心。”

[天枢]——钧天国最大的信息存储查阅中心,以专业全面便捷著称,只是涉及范围冷僻深奥,虚拟全球化都十分普及,一般只有相关专业人员才会到此进行查阅。

所以,几乎每个属于[天枢]的早晨都是冷的,连阳光也透着寒意。

偌大的空间只有零星几人坐在终端前,天窗外是风舒展叶低吟的声音。

“请伸手。”

孟章将五指舒张放在桌上凸起的半球上。

“指纹扫描件完毕。”

“请睁眼。”

孟章微向前倾,将双眼正对红外线扫描的区域。

“虹膜扫描完毕。”

“请说明身份。”

“公民,彭昱畅。代号,孟章。”

“声波鉴定完毕。请稍后。”

“您好,尊敬的孟章王。我是206号人工智能,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

屏幕上晃出一个服务平台的小姐,挂着温柔的微笑。

“我需要一份关于时空裂缝从出现到现在的波动情况的所有资料,一份关于我脑部提取资料的详细说明,一份关于近年来关于精神联合,记忆共享的最新成果报告。”

工作小姐露出略显迟疑的神色,眼睛里甚至还有波光闪烁。孟章暗自赞叹如今的人工智能竟在外观和姿态模拟上做得如此惟妙惟肖,也不知是福是祸。智能机器继续说道:“孟章王,您的权限等级为S级,理论上您所需的资料都可以全部借阅使用,只是里面涉及一些政治敏感话题,这……”

“知道了,我会妥善处理。”孟章截下她的话头,“另外,请帮我向蹇宾王预约见面,以工作室的身份。资料的话一份送到我的工作室,一份送到我的私人住所。”

“好的,已预约下周一的会晤,资料已传达,具体请查阅终端信息。请问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帮助的吗?”

“没了,就这样吧。”

 

为了将工作和生活、理智和情感分开,也为了强调作为孟章应担的职责,共事的那些人还是称他为孟章王。这让他想起那段时光,从裂缝间归来,万民赞叹,举世荣光,而陪伴左右的、一起共事的那些人却又何尝不是带着几分敬佩几分妒忌几分忌惮。

就像现在他重被请回故地,那些人的眼里热切的欢迎又是怎么伪装的凉薄。

孟章将办公桌搬到了仲堃仪的病房里,彼时的仲堃仪已是脱离险情,从重症室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但因身份特殊,所谓的普通病房也是十分的宽敞豪华,各种生活设备一应俱全,所以即便孟章将办公桌搬到这里,空间也是绰绰有余。孟章倒是不惧旁人的灼灼目光和闲言碎语,但能借“方便观察实验体和节省空间能源”这种便捷之事当借口,他也愿不去看那些失败的伪装。

 

仲堃仪这个名字是孟章两次强行进入他的脑部记忆才得知的。

而手头所有关于已知平行世界的历史进程中都未有仲堃仪这个名字的出现,工作组关于这种情况提出两点可能:一个就是仲堃仪这个人属于已知平行世界,只是籍籍无名并没有史书记载;一个就是他属于未知平行世界。

孟章更倾向于第二种看法,仲堃仪此人的生理特征,大脑发育程度都与钧天国人均值相近,可以断定他所处的世界并非过分迥异;而一个处于昏迷却又有能力反抗仪器的干扰,如此之人在钧天国上下不出十个,可见他若当世必是惊世之才。

孟章不禁赞叹。

可是因为无法进入仲堃仪的脑部记忆进行具体探查,相关资料的查阅范围无法缩小,所以调查的进度一直进行的很慢。

又是枯坐了一下午,徒劳无功。孟章烦躁的抓了抓头,将平板摔在沙发上。他起身走到病床上负手默默盯着那个未醒的人,那是一张多么好看的脸,看起来毫无防范。剑眉,鼻梁高挺,睫毛很长,像有梦蝶停驻其上;氧气罩在昨晚摘了下来,那双完美的唇露了出来,剔透的碎光下还能看见唇边细小的绒毛,只是太白了,惨白惨白的那种毫无生机。孟章突然意识到他盯着一个陌生人的唇看了太久,顿时红了耳。

他从未如此失态过,即使是当年的千夫所指,也是隐忍负重。只是眼前这个人长得太像他的一个故人,一个心心念念的故人,一个再也回不来的故人。



*****************************************

彭彭太可爱了,好想吃掉他

啊啊啊啊啊啊,熊梓淇我们决斗吧

爱上熊彭真是太好了!!甜枢扛起大旗!

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