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熊彭】戮歌03

脑洞清奇,恐引起不适。请审慎阅读。

圈地自萌,不上升个人。

伪科幻。真伪。勿考据。

身为孟章的他隐忍宽厚,身为彭昱畅的他乐观开朗。私设为两面。

 仲堃仪,恩,他终于要醒了。

***************************************************

             他们将杀戮粉饰成功德,传颂成歌。

秋雨凉薄。这座城市难得的宁静。

车窗外。雨雾氤氲。灯红酒绿碎成光斑。路人行色匆匆。野猫团在垃圾桶上。穿着丧服满面愁容的老妪唱着哀曲婉婉转转。

彭昱畅读书无法专心,总是断断续续。他摘下黑框眼镜,揉了揉鼻梁。

他面容严肃憔悴,脸色苍白的像阴沉的天。

细雨沙沙。

周一。彭昱畅与马振桓预约会晤。

[天玑]——钧天国天文科研所基地,坐落崇山之间。

易柏辰早早被马振桓抓到办公室里等彭昱畅,无聊的趴在马振桓的背上数他的头发。

一根,两根。啊,好无聊。

“易恩,别闹!”

“哈,马振桓,你超凶哎!”

“好好好,不凶你,不凶你,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好不好,孟章马上来了。”

“嗨,说到这个,当初孟章还是我帮你请回来的,你都没有奖励我!”

马振桓倏地偏头在易柏辰脸颊上落下一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看见马振桓红得发烫的耳朵。易柏辰嘿嘿的笑。

“咳咳”孟章放下作势敲门的手反握成虚拳在嘴边咳了几下,他怎么觉得比那两个亲昵的家伙还要害羞。

“咳,孟章你来啦。”马振桓捅了捅挂在身上的树懒,“易恩,去倒茶。”

“不用不用,我找你是为了正事。”孟章忍笑,用力摆摆手,“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

“那好,咱们就不叙旧了。”马振桓收起那副温柔和煦的模样,他敲了敲桌,身后的落地窗虚晃了几下,冰冷的数据自上而下不断的流动。

彼时。

雨停。穿云的阳光。风轻。飘落的树叶。

医院。

仲堃仪的两指轻抖了两下,孟章没能看见他的眼睫颤抖的样子的确像是蝴蝶翩跹,火烧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呜咽。例行察看的护士惊喜的发现实验体的苏醒,连忙奔出去喊赵志伟主任。

“你的意思是说,”孟章用手沿着窗户上形成的那条弯弧滑动,弯弧上下截止于两点,以红心标注,“当初的那条时间裂缝完好如初?”

“不仅完好如初,时间裂缝这几年的能量波动甚至比其他地方更加平稳。”马振桓调出近几个月的各地能量波动峰值,基本都是趋于一定数据上下浮动,偶有几处出现能量风暴,也被技术人员及时遏制。只有那条裂缝处能量趋于一种不可思议的平缓。

就像大海,虽平阔辽远,也总有暗流涌动。

而死去的海,却是一如既往的死寂。

以海喻时空,也是一样的道理。

只要有生物,就会有能量。时空裂缝的出现使得另一股能量侵袭,继而与原有的能量相互碰撞相互厮杀。

而能量的平缓却是另一种死亡的宣告。

因为,

只有虚无才能才会至此。

在孟章调查仲堃仪的同时,马振桓也让易柏辰去暗中勘察。他们所得结果一样,所有已知平行世界的资料里全无仲堃仪这号人。

易柏辰当时是非常开心的告诉马振桓听的,因为在他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人出现都是代表着大问题,能代表的只有在重大历史事件中出现的人或物;仲堃仪此人不足为道,不具备改朝换代的能力,所以他的出现并无大碍。

然而马振桓的脸色并未缓和,变得更加阴沉。但他并没有摆脸色,而是非常温柔的对易柏辰说“打个比方,每一个平行世界被看作同样的长方体容器,他们相互紧挨。不同的世界的能量被看作是不同颜色的水。他们虽相互紧挨着,但因为容器的阻隔所以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在这个颜色的水里面渗入了一滴其他颜色的水,这一定是相关容器出现了缺口。这看似无事,可久而久之,两种颜色的水越混越多,最终容器就会破碎,而其他的容器也会被波连。

所以无论是谁,无论他是多么渺小的存在,只要他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都是大问题。我们的空间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

千里之堤,毁于蝼蚁。

孟章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才会不顾人权法也要强行进入仲堃仪的大脑一探究竟。

而此时,天明。

这只蝼蚁。

也要醒了。

 

*********************************************

好像没什么人看,好想弃坑啊。

不行,忍住!

不想仲堃仪醒,这样彭彭和小孟章就是我的啦。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