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困但不能睡,要看着水。
无聊的碎碎语。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凌晨1.11的医院。宁静。

下午三点的时候,我在图书馆赶策划案,室友小九打电话告诉我另一个室友小八牙疼哭了,让我们一起去陪她。我想能有多疼,而且策划案要在晚上之前交掉,就拒绝了。
晚上九点回来,天气还是有点冷的,室友小十怕冷在宿舍外边跺脚边打电话,我很纳闷。走上前的时候,她小声告诉我:小八牙疼,先睡了。
九点睡,是早的。
小九很早就睡了,小十上床跟男朋友聊天。期间,小八下床吐了两次,第一次吐了胃酸,第二次吐出胆汁。我帮他拍背,她一直在呕,我一边是在心疼她,一边是在想:原来牙疼真的好疼啊。
她的刘海全被汗水,油成一缕一缕,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没有血色,看来是真的疼的。
她跟我说:想去医院。
我们上学的地方有个坏处,虽然是大学城,但位置偏僻,附近最近的医院也很小,周末五官科不开,校医院也关门了。
我就跟他说:你先睡,熬到周一下午没课去。
然后我上床玩手机准备睡觉,期间她又从床上下来去呕吐了一次,掀开我的床帘说我想去医院。
我点头下床穿衣拿钱包和钥匙,我跟她说我先下去看看宿管阿姨让不让出来。
当时是十点四十。
阿姨很好,马上登记了我们的信息,让我们出去。我为了保险,留了其中一个的电话,以防不测。
小十是很理智的一个室友,她说:大半夜出去不安全。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可能因为身体从小不好的原因,很能理解一个人在难受的情况下有多么无助。
我不该打电话告诉老爸,因为知道他会担心我。所以,选择老婆说:我把出租车号码给你。
她说:好。
她说:我不在乎你的小室友。
你他妈的给我安全回来知不知道。
嗯。我其实是有点哽咽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害怕。
出租车司机是个光头胖子,抽烟,风趣幽默,笑容憨厚。得知我们的目的地是医院后,跟我们聊起治病的土方。什么咳嗽含个生姜片在舌头底下,什么感冒喝酒。
我平时不喜坐车说话,可这次话意外的多。一边打开地图看导航,一边尴尬的回应。小八在旁边难受着。我内心其实没底,万一司机是个坏人,我自身难保,更别提还有一个憔悴的室友。聊天的话,是为了缓解这种感觉,也是为了观察对方的举动。
索性司机大叔是个好人。
到医院挂了急诊。跟老婆报了平安,让她早睡。她又难得的爆粗口:你他妈的让我怎么早睡啊。
我有些理亏,但更多是感动。
唉,打上这段字差点又要哭。
医生护士真的是我很敬重的职业,我在那跑来跑去的找地方交钱拿药。他们会乘着那点微不足道的时间趴下补觉,眼睛底下都是一团青黑。
当一群人他们所出的贡献远远超出他们的工资太多,是什么在支持他们。
大概只有理想和信念。

忙前忙后终于搞定了,小八在身边难受的睡觉。要挂五袋水,所以我不敢睡,只敢跟别人聊天和码字分散睡意。
其实还是很困的。
思来想去还是写下今晚的事,算是留个纪念。
想起哪一年大年三十的凌晨,我突然呕吐高烧不退,老爸老妈驼着我去医院看病,也是一夜未睡。
虽然知道告诉他们免不了一顿痛骂,但还是蛮想告诉他们的,终于也算是体会到他们当年的感觉。
今晚也算遇到好多好人,即使社会还是有不少坏人,但总归是有希望。出租车司机,老婆,宿管阿姨,给我批假的部长,更多的是医院的医生护士。
最后,还是想夸夸自己。
从来没觉得自己处事这么干脆冷静过,浑不见当年那个爱哭的自己。即使有的时候害怕的手抖,还是能够冷静的思考。
真是勇敢的自己。
勇敢不是不畏惧,而是即使畏惧也依旧向前。很早之前看到的话,现在大概也算理解其中的含义。
大概算是长大了。


这是凌晨1.11的医院。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