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无」

我站在这里,面前是一片死去的海还有一朵燃烧的云。
海风轻抚,有血的气味。
云低垂着,熔化的柔软边角滴在死去的海上。
海被点燃,蒸腾的气泡咕噜咕噜的翻滚着。耀眼有质感的金色覆着沉重的血色,表面沸腾,深处却还是沉的一片。
我抚摸着云的金边,指尖在接触时飞作齑粉。
我问云:“诺亚方舟在哪里。”
云不语。
有骨质焦熟的味。
大海上覆着厚的一片。
我知道那是什么。

天际裂开一线光,天地混沌被分开。

我从梦中醒来。
百叶窗掀到一半,阳光并不温暖的照在身上。风扇鼓噪。
还有那股血的气味。

我看见护士在忙碌着整理药瓶。
那瓶深褐色的药剂。

我重又闭上眼。
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再用到它。

然后继续一场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