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老年熊彭】岁月静好

👉也有仲孟👈
👉老年熊彭预警👈
敬老院设定。



熊彭无子。
老年相商,入住老年公寓。
虽不得法律和社会认可,但幸是公寓内多为爽朗开明之人,对此关系亦是尊重相待。
偶尔侄子侄媳也来探望,但更多是老人之间的相互戏骂调侃,感喟人生。可以聚众搓麻将,可以三两探讨诗词歌赋、国家,更可两人依偎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叹岁月静好。


三月,时逢花开雾浓春意盎然之时。天枢大学学生分批前往老年公寓进行志愿服务,其中包括仲孟二人。
彭昱畅年轻时性格开朗,待人真诚,演技也是其中翘楚,拥一批忠实的粉丝也得圈内人的喜爱和赞扬。渐入老年,脸上满是阅历的见证,也更磨炼出老辣纯熟的演技。即使是在小鲜肉盛行的当代,此次志愿服务也有许多学生问他要签名。


说来不巧,虽为恋人,却不总在一起。这不,彭昱畅被一群学生围住要签名;而熊梓淇正和其他几个老人搓着麻将,走近还能听见那魔性的笑声,「胡了!」满口东北大碴子味。
“你是来实习的工作人员还是来参观的。”熊梓淇手上不停,偏头询问。
孟章楞了一会才发现问的是他,接到说“不不不,我是来做志愿者服务的。”
“哦哦哦。”熊梓淇才想接些什么,对面带着老花眼镜的老人就不服的叫了“不对啊,熊老师,你刚刚那牌是诈胡。”
“什么什么,怎么可能,熊老师的记性很好的。”熊梓淇忙回头,眯着眼弓起背看牌,白发在阳光下点缀出光亮的边。
孟章熟牌,略上前看,那个佯装气哼哼的老人立即笑眯眼说“来来来,孩子,帮这老家伙看看他的牌,看他还服不服气。”
标准的清一色,可以有一张牌磨得厉害,但确是熊梓淇赢的。孟章正愁着怎么委婉的说,熊梓淇就挺背击桌,痛快的服输,“是我输了,怎么罚?”


怎么罚?老头突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眼瞥着身侧不远处两三正在看综艺的老奶奶,其中一个着红裙,画着精致妆容。“今天是我和小婉的50周年结婚纪念日,你就给我和小婉弹首《贝加尔湖畔》吧。”
其他两个老人也打趣道“不得了了,老李,这可是你们当年的定情之歌吧。”
这曲子是什么倒没听过,大概是属于这群老年人共同的青春回忆吧。
“好嘞。”熊梓淇爽快的起身,拍了拍孟章的肩,“等会来找你玩。”又提高嗓子喊道“畅儿~来给我拉个手风琴。”
“哦,好!”因为少年们都去陪其他老人了,此时的彭昱畅并不忙,正在跟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年聊天。彭昱畅笑笑说“堃仪,等会再聊。”
“嗯,好的,彭老师。”仲堃仪把玩着手中茶杯,上绘远山廖景,勾着黛色青岱,闪着光。饮尽,茗香留齿。


倏然,清越的钢琴声响起,像溪涧轻跃的流水,像辽阔宁静的湖泊。手风琴的声音,流水受到了枯树根的阻挡一跃而下,空灵鸟啼衬得更加静谧。
这个大厅的确都静了,几乎所有人都闭着眼静静聆听。
仲堃仪放下把玩的瓷杯,遥望着伫立专注的孟章,满目柔情。
老年的熊梓淇嗓音依旧清灵嫚悦,是歌尽亭台楼阁舞妨水榭的。仲堃仪也轻轻开口附和,他听过亦记得,这满腔绵绵情意又与何人说。
这世界依旧如此这般美丽又现实。没有法律的保障,道德永远无法扎住脚跟,这般的感情依旧脆弱。仲堃仪心思缜密却是太过凉薄,不愿对方受到伤害便连开始都不愿。


熊彭一生无子。
前半生走的太过艰难,好不容易得到至亲挚友的认可和尊重,却也不敢像其他明星情侣一样光明正大。当年的熊梓淇无论资源,人气和戏路都比彭昱畅好上不要太多,就连家境也是不能并论。
即便卖腐可以吸粉,可终不是长远之计。更不提,媒体的曝光舆论的导向都能使他们万劫不复。
熊彭为经营这段感情都牺牲付出很多。

双方父母希望能有子女陪伴,晚年得以有所照顾,再加上彭昱畅喜欢小孩。于是花甲之年,终于达到收养条件,他们经常去孤儿院做义工。
有一女孩,九岁有余,生的可爱,笑起来眼睛闪光,名为玥。彭昱畅特别喜欢,他们三人经常一起玩耍一起看书。几星期的培养,彭昱畅和熊梓淇商讨应能说出要不要一起度过余生之事。
而此时工作人员告歉,就在昨天,小女孩已被一对夫妻收养。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幸福亦有遗憾。
之后他们不再提及收养之事,只是更加尽心赡养双方老人。因为汝父便是吾父,吾母便是汝母。
除了性别,我们和其他恋人也无区别。


志愿服务临近结束之时,熊梓淇拍了拍孟章的肩笑说“如果畅儿有孩子,定也像你一样好看。”


回去的那条路左右附有卵石,黑土铺着,上植翠竹青柏樱花桂树。清风柔扶,层层叠叠的树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声,碎光斑驳陆离谁人脸庞。
“你在看什么呢?”仲堃仪停在孟章身后,定定望去。
稀疏丛木间,不远处掩有一庭。木凳上放着一个瓷盆,装满清水,挂一毛巾。熊梓淇背靠椅背,仰着头舒服的哼哼,彭昱畅弄湿毛巾给他敷面。带着老花眼镜眯眼躬身给他剃须,一刀一刀甚是仔细亦是充满深情。
“畅儿~疼点~”
“神经病啊!哪有人剃胡子的时候说话的。”
“这不是知道畅儿肯定不会弄疼我嘛~”
“疼不死你!”
说着却还是放轻动作。


“真是感情好啊。”孟章有些羡艳,“曾在哪本书上看过一句话
——他们是异姓的兄弟,无血缘的至亲,厮守白头的爱人。
说的大概就是这么一对人。”
“能够有勇气有能力反抗世俗,追求真爱的确令人敬佩。”仲堃仪暗自握紧拳头,“如果我也有足够的能力我也会这么做,毕竟此生须臾。就是因为生命有限才更显得感情弥足珍贵。”


孟章偏头想了想他们之后的老年生活。
抿唇轻笑。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

一般收养条件是单身无配偶男性必须大于收养子女四十岁并且没有生理上的对幼童的那个病态喜欢才能达到收养条件。

而且熊彭身份尴尬,如果另一对夫妻同时选择收养,除了要尊重孩子的意见,这个身份也很不占优。
————————
今天去做志愿者服务,感慨颇多。
一个老爷爷老年痴呆 以前是个校长 看谁都是学生 弹钢琴贼棒 然后他和他的班主任住在一层(•͈˽•͈)
有个老爷爷口齿不清楚 还有点流口水 我们在玩游戏的 他老伴来看他 他立马就哭了 然后握着那个班主任的手激动的说我老伴来看我了来看我了(っ'-')╮ =͟͟͞͞❤️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