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内勤技术卧底×外勤特工


“呼——呼——”仲堃仪一下脚底打滑摔倒在地。

这次预备役考核模拟环境的是春寒料峭的凉夜,一抹惨淡的月云挂树梢。空气又湿又冷,仲堃仪把脸埋在泥土里用力的呼吸,吐纳间都带着潮泞的水汽。他感觉不是很好,刚刚的爆破碎片直接炸穿他背部的作战服,部分被严重烧伤,不允许使用现代科技就是有这个坏处,一瞬间的疼痛像电流一样从背脊中枢传到大脑,一阵麻痹之后,从里及外的疼痛就像是不断扩大的涟漪,带动着那根痛感神经,灼伤的背散发着焦糊的烤肉味,有万千蚁虫爬行啃食的瘙痒穿骨之痛。在不能使用快速愈合剂和痛感消弭剂的模拟战场上,他们这些训练兵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还有很多奇怪的点需要考虑,真相就掩在一层浅薄的雾中欲盖弥彰,只须抽丝剥茧就能抓取。可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无论是最终的真相还是能否顺利混入预备役军都无关紧要。

在这午夜孤冷裹身的时刻,他清楚的认识到——

也许他会死在战场上。

 

就算不是此刻,也是终有一天。

 

刚刚直击还炸掉了右耳麦,只觉耳蜗间有温柔粘稠的液体流出,不过幸亏左耳的耳麦没被打掉,这个上世纪的老古董还挺中用,没有出现滋啦滋啦的电流声,也就说明队内通讯还能正常使用。

“这里是猎犬3号,坐标32、115。请求支援。”

没有任何回应……

 

仲堃仪又气恼又沮丧的把头砸进土里,尽量平缓粗重急促的呼吸,冷静冷静,也许他们害怕贸然出声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他艰难的撑起身子看手腕绑定的数据表,现在蓝队和红队人数是3:4,敌队占据微弱优势。现在有两个红点向自己快速移动,看样子身体状况良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只有孤注一掷才有可能迎来胜利,不过考虑到伤亡的可能性,虽然模拟战场的死亡率不足0.1%,可就是后背的刺痛还是赤裸裸的表明——

战场上永远不可能没有伤亡。

 

实在不行……

 

仲堃仪撕开裤子简单包扎了一下背部的伤口,摸了摸小腿内侧的军短,还在。HK416冰冷的枪管依旧坚定的守护着胸前的信号灯,不过只剩40几发子弹,成了名副其实的花架子。仲堃仪坐起用还算干净的里衫擦拭瞄准镜,端枪透过镜片静静的四处警惕狩猎。

黑樾婆娑的树影扭曲变形,集中精力去俯瞰脚底荒芜的洼地,衣料划过弹夹的声音,树叶层叠摩擦声,间或响起的水流声,还有逐渐喧嚣肆虐的杀戮声。

瞄准。扣定扳机。

数据表上一个红点闪了闪逐渐熄灭,同时点燃的还有来自坐标32、115的两人战火,这一举措打破了树林虚假的静谧和两队相持不下的僵局,所有信号都在往这里移动。

仲堃仪很快就打光所有子弹,丢掉还冒着青烟的HK416,向下滑铲到一处密集的矮灌里,摸出军短,换成腹部下趴的姿势拨开遮蔽视野的杂草屏息静待,冷汗早就浸透了作战服,露出来的脖颈手臂这块汗淋淋的都能浇出一片青青草地。

对面犹豫的很久,似乎也想到对方是个缺火残喘的牢鸟,这才握枪谨慎缓慢的向上前进。

近了近了。

仲堃仪深吸一口气飞身扑上去,敌方的一发子弹偏离了信号灯打在了他的左肩上,其后就被仲堃仪扑倒在地扭打起来。

仲堃仪本就不是靠武力取胜的人,再加上背部重伤也就逐渐落于下风。对方在被近身的同时就已经迅速的丢掉不利近战的G36K,弯腰拔出了军短。双方在肉搏间不断地突刺,渐失体力的仲堃仪一不留神就被对方提膝重压,破风的刀刃铲下脖颈的一层汗插在泥土里。

等等……这不对……对方真的想杀了自己,而不是破坏信号灯获取胜利。

偏头册扭上身躲过又一次的突刺,仲堃仪左手反握刀柄向对方的脸划去,在对方下意识闪躲的同时松手。军短随着惯性横插进不远处的石头里,而与此同时仲堃仪伸手拔掉了数据表的蓝色顶针。

脑海深部靛青天空炸出红色的烟火,代表着游戏的结束和红队的胜利。烟火落之寸寸土地渐成虚无,黑色温暖的潮海逐渐浸润全身,四肢渐消疲软疼痛,倒是后背还在一扯一扯。思绪慢慢的向外发散,悠悠的游动着蓝色的小鱼和绿色的脉冲,他看着眸色深邃的自己盯着屏幕前不断更新的数据,然后破译反侦察重整发送。

直到突然有一天上头突然找到自己,要求自己作为想转职外勤特工的内勤技术人员参加本次预备役初次考核,渗透其中,抓住一直在全球网中潜逃的罪犯。

并将代号[仲堃仪]的信息全部销毁,重新换用新代号[叶宇文]。

 

“猎犬3号,叶宇文。”有一个人故意一字一顿的念出这个他还有些陌生的代号。“外勤考核好像没他的名字。”

“好像是转职,不过也挺能嗑,背部伤成那样还能硬撑。就算是模拟战争,痛感也还是同步吧。”

“哈哈哈,没有老兵的实力倒是学会了老兵的坏毛病了。”

“嗯,这次的考核好像被人做了手脚,手榴弹的比例不对。”

“等会结束了再仔细调查吧。”

“时间差不多该到了……”

 

然后……

像是被一把锥子猛击了后脑勺,仲堃仪像条咸鱼猛地一仰睁开了眼。冷的白色天顶,冰凉流畅的金属条纹交叉,还有轻浮的细碎粉尘,一阵耳鸣过后能听见自己不断求取呼吸的低吼,高低起伏的疑惑怨骂,中央空调静静吹风的机械声。

 

“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醒了,就别躺在地上装咸鱼了。”说话的人拿脚踢了踢仲堃仪的背示意起来,又走远。

“这次预备役出世考核为红队胜。不过蓝队的优秀表现也给我和其他教官留下了深刻印象。”仲堃仪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不存在的灰,才抬头去看说话的那个人,然后看见那个少年相貌的人就微笑着看着自己,却是端着老成仁爱的架子像个被战火吹散的老人。

“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成为钧天军团预备役4班。我是你们的教官。”

“代号[孟章]。”

 

身边开始逐渐响起絮叨,仲堃仪却陷入沉思。[孟章]这个代号曾是整个国家的骄傲,单兵作战能力S,三次驾驶机甲单独阻击歼灭敌国军团换回如今暂时的和平,其累累战绩亦得众人称颂,被誉为[四象]之首,授予青龙呼啸的荣誉徽章。

这么一个英雄就算再怎么落魄也不至落到如今当个名不经传的预备役教官的地步,再加上之前被秘密授予的直接命令……

这……

仲堃仪沉思着,背后有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他……

 

*

 好热,好烦躁,为什么南京这么热。

最近水逆,系统崩溃送去重修,里面的草稿全被删了,一蹶不振。

烦。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