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

疾苦在心不在身。


身体原因不混圈。

前文详见:「埋」
内勤技术人员✖外勤特工

凛冬将至。
星海广袤。
远界勾勒出山川磅礴的姿态,它像巨人般寂然伫立。有几抹红光照亮山峰。约摸是挂在天上的几颗星辰。
孟章在休眠仓里睡得正好,突然警报声耳边炸出。孟章瞬间惊醒,敌人入侵的信息通过虹膜仪显示在他眼前,数量庞大的敌人以包抄之势围剿过来。
基地建在三面环山的盆骨之地,用于进行一项足以改天换地的秘密研究。宜攻不宜守,只得加派当时最鼎盛的「孟」家雇佣兵团来保护。
当孟章面色凝重的从休眠仓里起身时,看到的是同样脸沉得厉害的孟父和几位兄长。
“章儿,到时候你就穿我那套机甲出去。
该做什么你是有分寸的。”
那夜的凛风吹的人生疼,隔着厚重的机甲都能感受到那种令人血液骤冷的温度。
最后,峦山巅峰战火渐熄,倒有青烟萦绕不去。

孟章醒来时。外面阳光正好,暖得人出了一身汗。
智能管家从空中飘到他的面前关切的询问道:“主人,您昨晚的睡眠质量很差。是否需要我帮您预约一下慕容离医生。”孟章摆手拒绝,慕容离确是妙手回春,但他不喜欢他开的药剂,总有一种不由自己掌控的错觉,这很危险。
智能管家在为孟章搭配完今天的营养早餐后,开始读孟章订阅的新闻。
“极东之境发现敌方信号,意喻何意?是凑巧还是又一次大战的爆发?”

“少将突然来学宫,老夫真是有失远迎啊。”
学宫的现任校长是一个白首吟吟精神矍铄的老者,直属天枢军统治,对孟章的到来有一点敏感度,因而亲自来迎接。
“别叫那称呼,那都多久之前的事了,我现在也就一个小小教官。”对于此行的目的,孟章倒也毫不隐瞒,或说不必隐瞒。因为对于那段时期走过来的人该知道的也都差不多了。“对于今早当/局发布的那则新闻你有什么看法。”
校长显然不是什么政治家,谋略家,沉吟片刻说“虽然我要说的那句话说句官话,但的确是老夫的真心话:国家到了危难关头,每个人都义不容辞。”
孟章摆手,“不是这意思,你觉得他们是否跟八年前那件事有关。”
校长皱眉,这个问题无疑更加适合询问像司徒空那样的参谋。“您是指8年前发生的那场「洪血之夜」?”
当年的孟章22岁,已入军8年,战果硕累,正值少年意气焕发的年纪,却正是那场战争让他由当年的传奇跌落神坛,最终落魄到当教官的可笑地位。
“正是,那场研究为了确保安全性,甚至舍弃了SSS级加密渠道用于信息交流和传递的,选择的都是都是保密性为零的快递寄件和只有劣等民才使用的频道。
混在几千万个信息里面可以说是最安全的,但他们还是苦心积虑的找到了研究基地,结果却又让他们发现芯片不在基地里,你觉得他们会就此罢休吗。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又是什么使他们发现我们的行踪。”

这反问是无果的,孟章也没期许得到回答。双方都走了片刻,前方突然传来了争辩声。两个人走到门前发生是这期进行文化课学习的特训生。
校长笑的欣慰:“这期出了两个不错的学生,无论是思想,学识还是努力程度上面都算是不错。”
孟章又多看了几眼,也笑道:“巧了,在特训营里面也是我的学生。”说完便走近些许。
叶宇文正说道慷慨激昂处:“现在就是议院被那些世家贵族控制,为了那些所谓的利益去随意发动战争,甚至不是因为利益冲突。只是为了显示出自己能够操纵世界,改变人类的那种能力和手腕,沾沾自喜不可一世……”
那不是标准答案,却是孟章他心目中的正确答案。
无论初衷是否正义,战争总是无情残酷。其中的人们也都是水深火热般的生活。
孟章经历过三次战争,也获得过至高无上的荣誉,鼎盛时其声望威信连那些世家贵族都忌惮三分。可他厌倦战争,厌倦死亡,厌倦了没日没夜守着漫无边际的黄沙丘谷,还有那浑身浴血的小孩守着双亲冰冷的尸体彻夜痛哭。

不过,叶宇文这人,他的学识和魄力令人赏识。
同时叶宇文这人又太像一人。

他会是希望吗,又或者还是祸根。

*

热的烦躁





评论

热度(5)